社会文化

刚刚宣布终止收购罗永浩的公司耗资近6亿、溢价28倍的买卖黄了!

发布日期:2021-06-20 11:08   来源:未知   阅读:

  粉丝经济时代,直播带货无疑成为2020年最强劲风口之一,头部网红作为直播带货主力军,不少上市公司也开始通过入股和并购等方式深度绑定网红MCN试图搭上直播带货快车。不久前上市公司尚纬股份发布公告拟收购星空野望40.27%股权,后者为罗永浩直播电商业务最重要的运营主体,不过最终以偃旗息鼓告终。

  12月3日晚间,尚纬股份发布公告称,终止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终止股份协议转让事项。

  在此前的交易方案中,尚纬股份拟以自有及自筹资金不超过5.89亿元收购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空野望”)40.27%股权;同时上市公司股东李广元通过协议转让向李钧、龙泉浅秀及孔剑平分别转让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2,599.53万股股权。上述现金收购和协议转让互为条件。

  根据尚纬股份的12月3日晚间的公告,公司于当天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终止支付现金购买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40.27%股权暨关联交易的议案》。www.211166.com,本次现金收购与协议转让互为前提,现金收购交易终止后,协议转让随即终止。

  对于这笔交易终止的原因,尚纬股份表示,在收购交易过程中,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和国家网络信息办公室发布《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新规”),从依法备案、营销目录、未成年人保护等多方面对直播营销行业作出规范。

  公司表示,若新规正式施行,对标的公司所在直播行业发展具有较大影响。考虑上述因素,上市公司与标的公司股东对本次交易的估值定价、盈利预测与对赌等核心条款进行了重新研判,经过反复、慎重讨论,最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为保证公司的利益,合作双方经慎重考虑和友好协商,一致决定终止本次现金收购事宜。

  尚纬股份表示,本次交易事项的终止不会对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产生不利影响。

  星空野望成立于2020年4月15日,主营业务包括直播电商、新媒体整合营销及代运营三大板块,还签约了戚薇、李诞、吉克隽逸、胡海泉、钱枫等明星主播。

  按此次5.89亿元收购40.27%的股权计算,星空野望的整体估值约为14.63亿元,截至9月30日,星空野望的净资产仅为5192.48万元,收购溢价约为2816.2%,据此推算尚纬股份将形成约5.69亿元商誉。成立短短几个月,星空野望估值便接近15亿元,真是搭上了直播带货风口就直接一飞冲天?

  作为初代网红,罗永浩做过牛博网、老罗英语、锤子手机、聊天宝、电子烟等创业项目,均踩准了时间点,赶上了行业变革的大好时机,但遗憾的是,结果却不尽人意,锤子烧完5年来14亿的融资后负债累累,聊天宝团队解散、小野电子烟遭遇重拳监管,2019年,罗永浩5次接到法院下发的限制消费令。

  直到2020年4月罗永浩高调开启直播首秀,随后罗永浩在脱口秀大会中表示,欠债已经还了4亿还剩2亿,不出意外的话,未来一年内还清,外界普遍认为,号称“风口杀手”、“48岁的还可以承受无数次的失败”的罗永浩终于在直播领域赚了大钱。

  自从今年4月1日正式开始带货直播,截至11月11日,罗永浩已经直播58次,单次平均直播4.68小时,13637心水论费提供,单场参与人数峰值114.14w,累计观看达到4亿次,位列我国top50带货主播之一。

  一般而言,主播直播的收益主要分为三部分,分别是销售额抽成、坑位费和直播打赏。

  在销售额抽成方面,罗永浩直播商品销售额累计达到18.56亿元,而直播圈头部主播一般是20%的抽成比例,扣掉平台10%的抽成,佣金收入达到1.856亿元。

  在坑位费方面,罗永浩直播一共带货1471个品牌,以20万的坑位费计,总计2.94亿元。

  而直播打赏,罗永浩累计获得音浪收入1.5亿,按照10音浪=1元人民币,主播的分成比例为45%计算,罗永浩从中可以获得的分成为681.66万元。

  除此之外,坊间传闻抖音为了拿下罗永浩的独家直播,签约费就高达6000万元。

  但根据公告,2020年4月15日至2020年9月30日期间,星空野望营业收入达到36,909.17万元,净利润为3,993.66万元,净利率约为10%,并没有想象中暴利。

  不过,星空野望的股东结构中并未出现罗永浩,但股东均与罗永浩关系匪浅,第一大股东为罗永浩的直播搭档之一、前锤子产品总监黄贺,第二大股东李钧是罗永浩曾参与的创业项目小野电子烟的联合创始人,第三大股东罗永秀则和罗永浩为兄弟关系;第四大股东实际上就是罗永浩创办的小野电子烟。

  主播分成是星空野望这类公司重要的成本之一,没有股份的罗永浩个人所得部分应该很高,可能是以主播身份领取了大额工资,这才拉低了净利润。

  如今,尽管带货主播数量已经十分庞大,淘宝全年差不多两到三百个破亿的直播间,但是做得好的超级主播也就那么几个,随着直播的进一步普及,绝大多数主播更类似于在线销售员,头部主播自有一定的稀缺性,时间长了便会形成粉丝经济。

  根据与老罗私交极好的《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推测,罗永浩的意图不在于利用粉丝带货,不是超越李佳琦,而在于有自有流量和第三方资源的“向心力”,建立一个以人为中心的垂直电商品类,打造一个类似于“老罗有品”或者“龙哥严选”的品牌,罗永浩也在构建新的商业版图——在淘宝上开店,申请“老罗严选”商标,做自营电商.....

  尚纬股份主营业务为高端特种电缆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和直播带货南辕北辙。本次尚纬股份复牌后,一度连续实现三个涨停,股价从复牌前的7.27元一度冲至10.10元。然而11月12日以后股价冲高回落,截至12月3日收盘,三连板冲高以来累计下跌30%,目前股价为6.81元,总市值约为35亿元。

  由于星期六的持股99%的子公司广州琢石,投资了李子染背后推手微念科技,2019年12月13日,星期六股价从每股不足7元一路上涨,最高一度攀升至36.56元/股,累计涨幅超350%,在24个交易日内实现16个涨停板,成为2019年末最牛股票之一。

  今年年初,新文化发布与网红李佳琦所在企业的战略合作公告,股价应声大涨,从年初的4.11元/股一路上涨至最高8.58元/股,连续收获多个一字板,成为资本市场热捧的对象。

  5月11日,“淘宝第一女主播”薇娅与梦洁股份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当天起梦洁股份连续9个交易日斩获了8个涨停板,市值暴增34亿元。

  9月17日,童鞋品牌abckids母公司起步股份披露,控股股东香港起步拟以9.162元/股的价格将其持有的10%的股份,各按5%的比例分别转让给广州辛选投资有限公司(控股股东为“快手一哥”辛有志)、张晓双(辛选投资的联合创始人),随后起步股份收获了5个涨停板。

  9月29日,盛讯达发布2020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受激励对象中包括辛选的创始人、快手一哥辛有志和联合创始人宋铁牛等,该计划表示盛讯达于2020年9月向广东辛选控股有限公司转让其子公司盛讯云商的49%股权,盛讯达的股价也从9月28日34.9元涨至近两年的最高值56.54元。

  综合来看,上市公司搭上带货主播的目的,较为直接的是利用网红、直播带货等渠道能够提升其线上销售额,也可能是通过加注MCN、直播领域相关业务,收获大量利润,拓展公司业务多元性,香港马报彩图今期,有媒体披露,2019年以来,李佳琦一个人就赚了2亿,这比60%以上上市公司的盈利水平都高。另外,也有一些上市公司仅仅只是为了提升市值炒作股价,往往并购和投资后,又紧跟着一系列高位套现和割韭菜的资本手段。

  网红的带货史,也是一部电视导购的变迁史。2010年开始,药品、性保健品、丰胸、减肥产品、增高器械和内服药品等广告被禁播,2014年伴随相关规定禁止了“叫卖式”夸张配音、语调、动作等宣传方式,电视购物在全盛之后开始极速下落,随后网络直播、短视频的兴起,很多年轻人都不再看电视了。

  除了流量的变迁,事实上,直播电商这一侧重内容的业态本身也发挥着重大作用,相较于只有网页图片的传统电商,信息更全面、互动更及时、产品更真实,同时直播电商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商品的渠道、流通成本,相当于一次大规模团购,价格优惠力度更大。

  但是,并非有流量就拥有带货能力,越来越多在社交媒体上拥有众多粉丝数量的网红明星在直播卖货过程中翻车的案例频频发生都在陈述一个事实:流量并不完全不等于转化,许多商家花了大量广告费,却完全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随着直播电商进入竞争的红海,数据“注水”现象时有发生。一些主播通过挂榜、连麦等手段积攒虚假人气,即没法保证粉丝的留存和精准度,粉丝还是会很快流失,并不具有真正的带货实力。甚至部分网红主播只是表面包装出来的人造网红,通过购买假粉、刷单服务虚构自己的人气和带货能力,再抬高身价通过商品推广等方式进行回本。

  主播光有庞大的粉丝群体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专业的团队、完整的商品供应链、优质的选品和眼光,如果没有优质的内容、足够专业的团队、完整的商品供应链,即便花了再多的钱在打榜上,粉丝还是会很快流失、主播也很快会被替代掉。而对于上市公司而言,搭上网红直播带货并非就能一帆风顺,产品才是一个品牌能否崛起的核心,而网红的作用更像是锦上添花。

  不过,从尚纬股份终止收购罗永浩公司 ,也可以看出现在头部IP资本化并没有那么简单。

  股价涨了3个一字板,然后现在就不收购了,罗老师大意了。“真还钱”的老罗还得再继续努力想想办法。

  在市场重重质疑声下,尚纬股份(603333.SH)12月3日晚间公告终止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终止股份协议转让事项,涉及的标的即名下拥有签约艺人罗永浩的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空野望”)。

  此前11月9日尚纬股份公告,拟以自有及自筹资金不超过5.89亿元收购星空野望40.27%股权。同时,上市公司股东李广元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向李钧、龙泉浅秀互联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孔剑平分别转让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2599.53万股股权。上述现金收购与协议转让互为条件。

  对于终止收购事项的原因,尚纬股份表示在签署收购协议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多项规定对直播营销行业做出规范。若新规正式施行,对标的公司所在直播行业发展具有较大影响。考虑上述因素,上市公司与标的公司股东对本次交易的估值定价、盈利预测与对赌等核心条款进行了重新研判,经过反复、慎重讨论,最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为保证公司的利益,合作双方经慎重考虑和友好协商,一致决定终止本次现金收购事宜。

  从二级市场表现来看,对于收购终止或早有预期,期间尚纬股份多次推迟回复上交所问询亦可能加重市场担忧。在公告收购事项收获三连板后,尚纬股份11月12日跌停收盘,此后16个交易日至今(包括11月12日)已累计下跌29.65%,股价已跌回10月23日停牌之前。

  事实上,此次收购引发市场广泛争议,界面新闻曾在报道中质疑其中存在的三角交易是否会损害中小股东利益,原交易方案中,尚纬股份支付的交易对价有部分将间接用于收购尚纬股份实控人关联方持有的公司股份,交易中对星空野望的收购溢价高达2816.2%。

  11月11日,上交所亦有发函问询,“你公司(指尚纬股份)收购星空野望股权后,星空野望相关股东拟用公司支付的现金向公司实控人的一致行动人李广元收购其所持公司股权,构成一揽子交易。请公司核实相关交易安排是否存在向李广元变相利益输送的情形、实际目的是否是为其提供大额股份减持途径、星空野望股权估值溢价是否与上述转让股份的安排相关”。

  值得注意的是,在连续数次推迟回复之后,12月3日晚间尚纬股份只就三个非核心问题进行了回复,分别涉及停牌的必要性和合规性;公司控制权归属及稳定性;收购决策是否受到公司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的不当影响。

  尚纬股份表示,最初计划包括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进行交易,因此停牌符合规定。由于交易金额预计为7.65亿-9.18亿元,较大概率超过2019末净资产额的50%,因此达到重大资产重组标准。

  控制权方面则出现了一定变数,12月3日晚间尚纬股份公告,公司实控人李广胜的关联方李广元决定将其持有公司股份1.4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的部分股东权利委托给盛业武代为行使,盛业武同意接受李广元的委托并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

  早在2018年6月,尚纬股份就曾公告李广元谋求向盛业武分批转让全部持股(占总股本的27.9956%),但迟迟未能得以实施,期间曾收到监管问询函,交易方案一度被调整,直至近期李广元计划在收购星空野望的一篮子交易中转让持股,因而终止了此前与盛业武的交易。

  在尚纬股份终止收购星空野望后,李广元转让持股的计划亦宣告流产,其迅速又与盛业武展开了交易。此前11月9日尚纬股份公告,李广元将12.9956%的表决权委托盛业武代为行使,收购星空野望终止后,12月3日李广元将余下15%的表决权委托给盛业武,至此李广元持有的尚纬股份27.9956%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已全部委托给盛业武。

  从公开信息来看,盛业武在未有出资的情况下即获得了李广元全部持股对应的表决权,而且多达27.9956%,合计其自己持有的0.7213%股份后,可行使的表决权达到了28.7169%,已经和控股股东暨实控人李广胜的持股比例(29.9958%)非常接近。

  在公告中,李广元并未透露将表决权全部委托给盛业武的原因。通常而言,表决权委托可能是交易方案的一部分,比如在转让部分持股的同时将剩余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对方,以达到转让控制权的目的等等。

  那么,李广元委托表决权的目的是后续直接转让持股?亦或是未来将公司的控制权转移给盛业武?尚纬股份对此未进行披露。

  从公告来看,收购星空野望相关交易期间李广元正在服刑。事实上,李广元才是尚纬股的创始人,其在入狱后将尚纬股份的控制权交给了自己的兄弟李广胜,而本人早有套现离场之意。

  目前李广胜持有尚纬股份29.9958%的股份,尚纬股份回复监管函表示其仍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盛业武承诺不谋求公司控制权。

  对于收购决策是否受到公司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的不当影响,尚纬股份表示,李广胜在审议《关于支付现金购买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40.27%股权暨关联交易的议案》中回避表决。上述交易已经过董事会充分讨论并发表意见,收购项目具体经办人员已提供充分资料供董事会决策,相关决策不存在受到公司实际控制人或其一致行动人不当影响的情形。

  关于收购星空野望的高溢价合理性、三角交易是否存在变相利益输送、标的经营对罗永浩的依赖性等核心问题,尚纬股份多次延期后此次仍未进行回复。

  此前界面新闻曾报道,尚纬股份的年审机构容诚会计师事务所已进场对星空野望展开审计,尚纬股份曾表示11月30日预计审计完成,12月4日回复问询函,但此次又“放了鸽子”。

  有机构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随着收购终止,围绕星空野望的疑问后续可能难有实质性回复,但尚纬股份大股东的行为值得关注,后续其存在控制权变动的可能性,治理结构的稳定性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