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名流

北魏短跑名将百米跑出10秒 岳飞也曾绑砂袋练习

发布日期:2021-11-22 10:36   来源:未知   阅读:

  杨大眼前去应征,测试武艺后,他没有被录用。杨大眼又请求测试短跑,用三丈长绳系在头上,跑起来之后,“绳直如矢,马驰不及”,这种惊人的短跑能力,使李冲赞叹道:“千载以来,未有逸材若此者。”杨大眼被录用后当了先锋官。

  由此可见,我国古代军事训练中极为重视短跑,确实出现了不少杰出的短跑能手。

  据《北史·杨大眼传》记载,大眼“出长绳三丈许,系譬而走,绳直如矢,马驰不及。”这里虽然没有具体成绩,但可通过实验得到。三丈长的绳子,跑起来使之拉成一条线,没有十秒内跑百米的速度是不行的。

  “世界飞人”卡尔·刘易斯是奥运历史上4位赢得9枚奥运金牌的运动员之一,也是在同一个项目上4次获得金牌的选手之一。1984年洛衫矶奥运会上,刘易斯在100米跑(9秒99)、200米跑(19秒8)、跳远(8米54)和4×100米接力(37秒8、破世界纪录)比赛中勇夺4枚金牌,再现了已故运动员杰西·欧文斯在1936年德国奥林匹克运动会上的雄姿,被人们惊誉为“神奇小子”。90年代,刘易斯创造了他的第三个运动高峰。

  秦汉以后,步兵虽仍是军队作战的主要兵种,但大兵团步兵战斗已很少见,而步骑的混合兵种作战逐渐增多。

  长途追击由骑兵担任,步兵主要是短距离的突击,所以在跑动的训练上就偏重于短跑训练了。

  唐代的兵书《太白阴经》上说:“探报计期,使疾足之士。”侦察敌情,传递情报,要求迅速,就要使用跑得快的人。《宋史·兵志》上规定,召募新兵时要“先度人材,次阅走跃”,跑和跳都是召募新兵的必要条件。

  明代抗倭名将戚继光,在他练兵经验的《纪效新书》中说:“一气跑得一里,不气喘才好。”这说明各个朝代的练兵都注意短跑的训练。

  为了提高短跑能力,我国古代通过训练积累了许多丰富经验,创造了负重训练的方法。《宋史·岳飞传》中说,岳飞非常重视军队的跑跳能力训练,“每休舍,课将士注坡跳壕,皆重销习之”,“注坡”就是上下坡跑,“跳壕”就是跳远。为了锻炼腿部力量,平时训练时,穿上双重铠甲,增加身上重量,练习跑坡和跳壕,到了上阵打仗时丢掉一层铠甲,就能跑得快,跳得远。

  戚继光在《纪效新书》中也提到,“古人囊砂,渐渐加之,临敌去砂,自然轻便,是练足之力。”囊砂就是在腿上绑砂袋,这是训练腿部力量的一种好方法,直到现在仍为许多田径教练所采用。

  在上海博物馆筹备展出的“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与艺术展”上,一件古希腊珍贵文物用它精美、逼真的绘画告诉观众:在古代奥运会赛跑比赛中,抢跑者会遭受十分严厉的处罚。

  艺术名为《各就各位》的古希腊小陶罐是其中一件展品,高仅10多厘米,器身上清晰地绘画着一名赛跑运动员受到处罚的情形。

  赤身裸体、肌肉发达的运动员,由于抢跑,脚趾踩住了石质起跑线上的沟槽。在他身后,裁判员手执长鞭,毫不留情地用力抽打。

  创作于大约公元前500年的另一个陶杯,被命名为《匀速奔跑》。陶杯外壁上,画着4位全副武装的战士正在赛跑中冲刺,手里还高举长矛。杯壁的另一面上,绘画着战士们在从事赛前热身准备。另一个被命名为《接近终点》的古希腊陶杯,器身上画有两名赛跑选手展开最后冲刺。裁判紧张地注视着终点,即将获胜的选手已经激动得脱去头盔,第二名则沮丧地摔掉了盾牌。工作人员说,古希腊奥运会与今天的奥运会不同,没有金、银、铜奖,只有冠军才能获得“花冠”,而亚军、季军皆无奖励。